送外卖赚钱吗?真能月入过万吗?

送外卖赚钱吗?真能月入过万吗?

之前我们有发布过一篇文章《现在送快递更赚钱还是送外卖更赚钱?》,是从快递员角度写的,今天,我们来看看,送外卖,到底赚钱么?

送外卖赚钱吗

广州,每天有上万名外卖小哥在拿着数十万人的口粮骑着电动车在路上驰骋。

 

目前仅百度外卖、饿了么、美团外卖这3家外卖企业,在全国就有超过400万名注册骑手从事接单送单业务。

门槛低、自由、多劳多得、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工作压力,让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投身这个行业。

 

甚至,“月入过万”“快递员转行送外卖”也屡见报端。实际情况如何?我们真的了解他们吗?

今年3月,南都发起了广州外卖小哥群体调查,向饿了么、百度外卖、美团外卖发放了1000多份问卷,最终回收了1035份有效问卷。

用数据和个案还原这个群体的真实面貌。

 

谁在给我们送外卖?

调查结果也显示,只有3 .48%的外卖员为女性,并且年龄主要分布在22岁-30岁之间,以年轻女性为主。

根据饿了么平台提供的数据,截至2017年3月1日,该平台全国范围自营和代理商中,女骑手占比为6%,她们之中大多数人年龄在21-35岁间。

其中广州地区女骑手总人数有220人。

美团外卖的数据则是:广州地区共计3000多名美团骑手(一线配送员),其中女性骑手40余人,约占比1.3%.

而百度外卖提供的男女性别比最高,约为9:1.而外卖小哥的年龄普遍介乎于22-30岁之间,达到六成,而95后也有15%,被称为“小哥”一点也不为过。

 

小哥的学历以中专、高中为主

 

906位填写了户籍的外卖小哥中有390人来自广东,其中广州有77人,紧随其后的是湛江和揭阳人,外省主要是周边省份,湖南142人,广西也有88人。

 

多数收入不足7000元

传说中的“月入过万”在广州众多的外卖小哥中只是凤毛麟角,不足1%,超过85%的外卖小哥月收入不足7000元。

 

外卖小哥并非像你想象的那样,只是在午餐和晚餐时间才需要工作,超过96%的小哥会告诉你,他们每天起码要工作6小时,甚至近三成的小哥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

 

最早的6点半就开始出门派送早餐,最晚的12点也还能接到消夜外卖单,在这个以“吃货”自豪的城市,从早到晚外卖小哥都不敢懈怠。

 

即使收入不高,但有六成的外卖小哥认为,这份工多劳多得,所取得的收入也算理想,还有接近三成小哥认为,这份工相对自由。

 

调查结果还显示,小哥从事外卖行业的年限并不长,一年以下的超过了四分之三。

调查发现,有14%的外卖小哥抱怨订单量减少,收入降低,准备“走人”。

 

每20个小哥就有3个遇过交通意外

令外卖小哥头疼的有四件事:派送时间紧,压力大;派送路途险阻多;顾客不理解;最后还有保安城管等的外界阻力

 

其中派送路途险阻多,投票高居榜首

有超过15%的小哥表示曾经遭遇过交通意外,占小哥遭遇意外类型中的榜首,其次就是交通工具被盗。

共享单车盛行后,电动车成为了小毛贼眼中的香饽饽,小哥驾驶的电动车价格一般在1600元左右,丢一部等于白干了一个礼拜。

除了电动车会被盗,放在电动车里的外卖也一样难逃小毛贼的觊觎。有17位小哥表示,以上这三种意外他们都遭遇过。

 

“高薪”真相:“月入过万”难再现

外卖小哥“月入过万”曾被人津津乐道,但从快递员转行到外卖行业的张显良发现,“月入过万”只是个小概率情况。

 

3月30日,上午11点,张显良又来到了广州岗顶百脑汇电脑城。楼下几层是卖电子产品,从第四层开始是餐饮,基本上每天有上百张单出自这里。电脑城侧门的停车区域停满了各家平台的外卖电动车。

这张订单来自一川菜连锁,总共两大袋。11点15分,到达百米开外展望数码广场楼下,目的地在17楼,等电梯的人不多,张显良决定坐电梯上去,“到了高峰期,一般直接走楼梯”。

电梯到了,进去的8个人里,有4个是外卖员。

外卖送达后,等不及电梯,张显良决定跑下楼去,三级台阶跨着一级,“这样下17楼,用不到几分钟,我从来没摔过”。

因为10分钟前,后台就已发出了第二张订单。

 

去年和今年的春节,张显良都是在电动车上奔波着度过。

春节期间,写字楼的白领回家了,外卖订单量全年最低,然而外卖员也大部分回家过年了。

天河商圈里,张显良所在的饿了么平台剩下10个外卖员坚守岗位。

 

“过年期间,一个单额外补贴20块钱。”张显良没回武汉老家,宁愿在广州送外卖,一天十几二十个单,一个春节下来收入可观。

 

张显良从汽修专业毕业后,在修理厂做学徒,一个月只有700块。父亲前些年生意失败,欠下了40多万元债务。张显良一直想的都是赚更多的钱还债。

于是他从武汉来到广州,随后找了份快递员工作,“太累了,性价比不高”。后来他听说外卖员好赚,就改行了。

 

多劳多得,是外卖员的收入规则

下午2点到4点半,晚上8点到10点,外卖的闲时,每个站点只留8个人值班,张显良总在其中。

每个月平台安排的4天休假,他都主动申请继续工作,2016年他只休息了10天。

之前,的确月入过万。但如今,每天跑40单左右,收入也依然不如以往。

 

难题:马路上的危险逆行

2007年起,广州中心城区全面“禁摩”。电动车也一度被禁售。外卖小哥的电动车一直处于暧昧的灰色地带。

今年3月底,《广州市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管理规定》在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上表决通过,广州不再全面禁售电动车。

而是“在省人民政府批准的禁止电动自行车上道路行驶的区域内,禁止电动自行车上道路行驶”。

 

只要穿上平台外卖员的工作服,电动车就不会被扣,城管会放行。然而城市的交通状况却依然难以让电动车在路上安全畅行。

 

“你遇过交通意外吗?”听到这个问题后,小马咧起嘴,手指往门牙上的黑窟窿一指,两颗门牙,少了一颗。

意外发生在丽影广场前。当时,一台轿车从珠影星光城转出来,撞倒了逆行中的小马。电动车摔向一边,小马被甩了出去,牙齿磕到地上,膝盖也受伤了。几天后,松动的牙齿掉了。

 

然而,小马并没有申请保险赔偿。

无论是全职外卖员还是兼职外卖员,平台都有为他们购买保险。

“每天都会在我们账户上扣两块钱的保险费”,小马表示,但一般很少外卖员会去申请,一来不知道能赔多少钱;二来报保险需要扣车检查,一扣车,就等于几天不能开工,误工费比保险费还贵。

 

一般小碰小伤,外卖员都会选择私了

但他听说过,曾经有个女外卖员,被撞后,嘴巴磕到地面,掉了7颗牙,平台和事主一共赔了她两万多元,然后她就再没回来工作了。

 

张显良说,平台有规定,禁止逆行,尤其是机动车道上,平台会派出质监人员便衣出巡,一旦被拍到违章行驶的情况,就会遭到早会上的通报批评甚至是处罚。

 

“但天河这边的路况,有时过个马路要兜很远,必要时只能在单车道或者人行道上逆行”,速度与安全,张显良说,必须在里面找到平衡点。

 

外卖小哥还有一怕:小偷。小马曾在一周内在同一个地方不见了两次外卖,其中一单还价值97元。有的电动车也被偷了。

(来源:南方都市报)

【以上内容源自网络,仅供参考】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评论需审核,请等待)